回忆西客站婷姐

阅读:1202 日期:2019-03-02 时间:21:36:03
基础信息
细节描述

刚开始玩逍遥游,除了上周末在兰石技校邂逅了一个站街,最近再没有什么行动。那就说说以前的事吧。首当其冲我想到了婷姐。婷姐是一个我忘不了的人,因为有一段我忘不了的回忆。大学毕业,在外地实习期间女朋友提出分手。因为实习环境比较封闭,心情不好没地方发泄。回到兰州,物是人非。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这些东西的。婷姐的名声大学就听说过,那时候囊中羞涩,婷姐敬业不机车的“职业素养”对于我们这帮穷学生很有吸引力。工作以后因为分了手,就想着用自己原本认为很龌龊的方式发泄一下。当时她用的电话号码还是我在大学死党群的聊天记录里一页页翻着找到的。打通电话的时候,结巴到语无伦次,婷姐可能看出我是生手,就告诉我来了慢慢说。她在街口接的我,看到她的一瞬间我的老二就充血了。不是因为她特别好看而是她久涉风尘,经常被雨露滋润过得那种特有的魅力。于是我挺着老二远远的跟在她身后(当时很谨慎,怕遇见熟人),心里想着到了地方该怎么操她蹂躏她,想着她裸穿着丝袜高跟鞋是什么样子,想着她的骚脚闻起来会有多香。我想这是找妹妹最令人神往的一个环节。到地方以后,我就从后面紧紧抱住她,近半年的禁欲和分手的失落一涌而出,我开始忘情地亲她的脖颈,手也不自觉地往她下体摸。她笑着说小伙子憋坏了吧,让我先洗洗。洗完老二之后,让我挑丝袜,好像第一次选的是黑丝。帮我口的很仔细,当时怕一下射掉是我喊停的。第一次给我做dulong被我拒绝了,因为心里有抗拒。之后她躺下说想舔脚闻脚或者足交都可以。我没想到她能主动顾及我的爱好和想法。虽然我潜意识里恋足,但是一直羞于向女朋友启齿,这是第一次我肆无忌惮地舔了脚,闻了脚也操了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可以说恋足这个癖好是婷姐给我种的。之后就是提枪上马,婷姐当时有个好处就是不催人,提什么姿势都会满足,第一次好像因为紧张很快就射了,我心有不甘又加了钟,抱着她让她给我口硬了之后,发了疯似的操她,把分手的伤心难过全发泄了出来。射精之后两个人都瘫掉了。之后一段时间我经常找她。但是自始至终没有告诉她我姓甚名谁。后来工作慢慢干了起来,天南海北各种女人都会见识到。到了一个地方,只要有时间一定会找。但婷姐我永远无法忘记。三年过去了,今年四月份到兰州,突发奇想联系她,人还在,可到了之后似乎已经把我忘了。人也功利了不少,不像以前那么小心翼翼地伺候人了。可我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她一成不变呢?人就是这样。和初恋分手让我走上这条路一发不可收拾,而婷姐则是我在这条路上的启蒙老师,让我之后的每次战斗都喜欢相似的套路。现在有点催人,喜欢成熟的兄弟可以一试,还是不错的。

周钰***39

分享了89条信息 关注
相关推荐